新冠病毒溯源报告:美国情报部门认为可能是实验室事故,排除生物武器之说

美国情报界对曾经被斥为阴谋论的观点给予了“信心”(Confidence),即第一次人类SARS-CoV-2感染产生于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一次事件。

2019年12月开始在武汉市爆发的疫情已经在全球范围内夺走了450多万条生命。

上周公布了一份由情报部门编写的非机密报告摘要。报告显示,情报人员以“中等信心”(Moderate Confidence)评估了第一次感染“很可能是实验室相关事件的结果,可能涉及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动物处理或采样”。

然而,报告显示,由于缺乏关于COVID-19首批病例的临床和流行病学数据,美国情报机构对该病毒的来源仍然存在分歧。

根据该摘要,国家情报委员会和情报界的四个部门以“低等信心”(Low Confidence)评估了第一次感染是由于自然接触到带有该病毒的动物。

不过,该报告在一点上是明确的:SARS-CoV-2不是作为生物武器开发的。

大多数机构对该病毒不是基因工程的结果也“信心不足”(Low Confidence)。然而,有两个机构判断,无论哪种说法都没有足够的证据。

该摘要的结论是:“要想对COVID-19的来源做出结论性的评估,很可能需要中国的合作。然而,北京继续阻碍全球调查,抵制分享信息,并指责其他国家,包括美国。”

无论政治争议如何,关于大流行病是如何开始的,仍然有两个主要的替代理论:“溢出”(Overspill)理论和“实验室泄漏”理论。

从动物到人的中间宿主仍然是谜

专家们已经在马蹄蝠和穿山甲中发现了与SARS-CoV-2密切相关的病毒。

然而,基因测序研究Trusted Source表明,产生SARS-CoV-2的病毒品系已经在蝙蝠中循环了几十年。

另一项研究发现,使病毒从蝙蝠跳到人类的遗传适应性发生在许多年前。

因此,研究人员得出结论,它向人类的过渡是相对容易的。

大多数病毒学家认为在蝙蝠和人类之间有一个中间宿主,但调查人员还没有确定其身份。

2020年3月,《自然医学》(Nature MedicineTrusted Source)上的一篇通讯文章比较了多种动物物种中冠状病毒的基因组,认为SARS-CoV-2“不是实验室构建的病毒,也不是有目的地操纵的病毒”。

然而,该分析无法确定一个可能的中间宿主的身份。

许多人认为罪魁祸首是穿山甲,这种动物可能是也可能不是在华南海鲜市场上出售的,病毒可能在那里造成第一个人类宿主的感染。

但是该研究的共同作者,澳大利亚悉尼大学的爱德华-霍姆斯教授在Twitter上强调,该研究没有在穿山甲中检测到SARS-CoV-2,只是检测到该病毒的一个亲属。

他说中间宿主的身份仍然不确定。

根据《柳叶刀》(The LancetTrusted Source)的分析,首批41名COVID-19患者中,有27人直接接触了市场。但2019年12月1日发现的第一个已知的患病者没有去过市场。

实验室泄漏理论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消息人士告诉CNN,作为调查的一部分,情报部门筛选了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的病毒的基因序列库。

基因测序机将大量的数据上传到云存储网站,然后研究人员可以远程访问和分析这些数据。

洛杉矶新奥尔良图兰大学的病毒学家罗伯特-加里告诉《自然》杂志记者,情报报告未能就病毒的起源得出任何确定的结论,这表明他们得出了一个空白结论。

他说,这表明他们没有发现SARS-CoV-2的基因序列在爆发前的那部分库中。

此外,他说他们没有结论的报告也意味着他们没有找到一个非常相似的序列。如果他们找到了,这将表明该实验室的研究人员调整了现有病毒的序列以创造SARS-CoV-2。

COVID-19: US intelligence rules out biological weapon origin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