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溯源】福奇博士撒谎了?文件显示美国资助了武汉实验室的病毒“功能增益”研究

今年7月,参议员兰德-保罗(Rand Paul)在参议院关于Covid-19大流行病的听证会上与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博士(Dr. Anthony Fauci)发生争执。保罗声称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向武汉实验室“功能增益研究” (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提供了经费。福奇博士驳斥了这种说法,并告诉参议员“你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然而一份新发布的文件表明保罗的质疑并非空穴来风。该文件提供了美国资助的中国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几种冠状病毒的研究细节。媒体网站The Intercept获得了九百多页的文件,详细介绍了生态健康联盟的工作,这是一个总部设在美国的健康组织,利用联邦资金资助中国实验室的蝙蝠冠状病毒研究。这批文件包括两份以前未公布的由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资助的拨款提案,以及与生态健康联盟的研究有关的项目更新,在人们对该大流行病的起源越来越感兴趣的情况下,该研究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这些文件清楚地表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院长弗朗西斯-柯林斯(Francis Collins)和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安东尼-福奇关于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未支持在武汉实验室进行功能增益研究或潜在的大流行病原体强化的说法是不真实的。

这批900多页的文件是The Intercept 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进行的《信息自由法》(Freedom of Information Act)诉讼中获得的。文件包括由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 资助的两个先前未公布的研究建议书,以及与生态健康联盟的研究有关的项目更新。这家机构的负责人彼得·达萨克(Peter Daszak)与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开展过很多合作,他也是中国政府同意的、世卫组织派往武汉的新冠病毒溯源调查组中唯一一位美籍专家。

据The Intercept报道,其中一项资金申请计划名为《了解蝙蝠冠状病毒出现的风险》(Understanding the Risk of Bat Coronavirus Emergence), 由彼得·达萨克本人主导,研究内容是通过筛选数以千计的蝙蝠样本来寻找新型冠状病毒。这项研究还涉及筛选与活体动物接触的人。披露的文件还涉及到在武汉进行病毒研究的几个关键细节,包括在武汉大学动物实验中心的一个生物安全等级为三级的实验室,而不是武汉病毒研究所的实验室进行的人源化小鼠的关键实验工作。这些新发现对新冠病毒全球大流行可能始于实验室事故提出了更多的疑问。

根据The Intercept 公布的文件,生态健康联盟从蝙蝠冠状病毒的研究中,共获得总计约310万美元的拨款,其中包括给武汉病毒研究所的59.9万美元经费,用于找到和改变可能感染人类的蝙蝠冠状病毒的所谓“功能增益研究”(gain of function research)。拨款申请书中特别提到研究中涉及到的一些危险,比如“在实地工作中有接触到SARS或其他冠状病毒的最高等级风险,在头顶蝙蝠密度很高的洞穴中工作时,有可能会吸入蝙蝠粪便灰尘。”

这些材料证实,这些来自美国政府的资金支持了在武汉构建新型嵌合SARS相关冠状病毒,该病毒将一种冠状病毒的穗状基因与另一种冠状病毒的遗传信息相结合,并产生了可感染人类细胞的病毒。

热门 美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