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邮》新书称,共和党资深议员林赛·格雷厄姆和迈克·李亲自审查了川普的选举舞弊指控,但没被说服

在1月2日由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Mark Meadows)安排并在其西翼办公室举行的会议上,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与朱利安尼及其法律团队会面,了解他们所说的可能让川普(特朗普)获得第二任期的调查结果。

朱利安尼是川普当时的私人律师,他展示了一个计算机奇才提出的一个数学公式,表明拜登在某些州的支持率是不现实的。身为律师和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的格雷厄姆(Lindsey Graham)认为这个推理太抽象了。他想要确凿的证据。“给我一些名字,”格雷厄姆在周六的会议上说:“你需要把它写下来。你需要向我展示证据。”

朱利安尼承诺在周一之前提供细节——证明有几十张选票是以死者和18岁以下的人的名字投下的,还有其它违规行为。

《华盛顿邮报》副主编鲍勃·伍德沃德(Bob Woodward)和国家政治记者罗伯特·科斯塔(Robert Costa)的新书中讲述了这一幕。这本名为《危险》(Peril)的书描述了南卡罗来纳州共和党人和他在犹他州的保守派同事迈克·李(Mike Lee)参议员在立法者准备于1月6日证明拜登的胜利时,为亲自调查总统关于选民欺诈的说法而做出的平行努力。

格雷厄姆和李最终都投票证明了选举结果,他们对选举舞弊的说法非常重视,听取了有关细节的介绍,让他们的高级工作人员参与其中,并致电全国各地的州官员。但据该书称,格雷厄姆私下里对这些论点进行了严厉的评估,说它们适合于“三年级”。

这一事件说明,总统的法律团队是如何竭力寻求使选举结果无效的;即使是他们更严重的主张也是多么的不可靠;以及总统自己的盟友对他的反对意见是多么的不重视,即使他们坚定地站在他们的标准支持者一边。

朱利安尼承诺的证据于1月4日以他发给格雷厄姆的几份备忘录的形式出现,其中一份题为《2020年大选中的投票不规则、不可能和非法行为》。

格雷厄姆已经证明自己愿意对选举违规行为的断言采取行动,他在11月给佐治亚州的州务卿布拉德·拉芬斯佩尔格(Brad Raffensperger)打电话,看看他是否可以在发现签名不匹配率高的县扔掉邮件选票,拉芬斯佩尔格后来说。格雷厄姆坚持认为,他只是询问了该州的签名匹配要求。

朱利安尼的备忘录包括缺乏参考资料或证据的笼统说法。其中一份备忘录说,宾夕法尼亚州在没有适当观察的情况下处理了682,777张邮寄选票——这是两个月前被一名联邦法官驳回的一项诉讼的基础。“如果扣除这个数字,川普总统在该州赢得了数十万张选票,”该备忘录认为。另一份备忘录声称,根据对“邮寄和缺席投票的选民姓名和讣告”的广泛分析,有数百名死者在佐治亚州投票。

格雷厄姆派遣他的司机将这些文件交给他在司法委员会的顶级律师李·霍姆斯(Lee Holmes)。根据《危险》中的描述,这位律师对此不以为然。

他不可能准确地说出进行分析时使用了什么样的记录,在他看来,这些记录没有任何结论性的证明。书中说,对于那些更耸人听闻的说法,如来自死者的选票,霍姆斯认为,根据朱利安尼自己的证据,一些人投票后死亡的可能性更大。他同样不相信关于人们投票两次、不适当的缺席投票申请和从空置或不存在的地址投出的欺诈性选票的理论。根据《危险》一书中的描述,霍姆斯找不到任何可以让人得出这些结论的公共记录。

在他能找到的相关记录中,它们与朱利安尼的结论相矛盾。在亚利桑那州声称有近12,000张所谓的 “超额投票”——当某人选择的票数超过允许的最大数量时——掩盖了这样一个事实,即只有180人参加了总统选举投票,还不足以缩小拜登在该州的胜利幅度。

根据朱利安尼提供的文件,“乔治亚州2020年的选举是有疑问的,应该被取消“的论点是在”由注册会计师和常春藤大学统计学专家进行的独立分析”的“执行摘要”中提出的。这些专家没有透露姓名,但他们所谓的调查——将760万登记选民的数据与邮政记录联系起来——让霍姆斯感到不可行,或者说,充其量是没有结论,因为这将涉及到将数百万登记选民与美国邮政服务数据进行匹配。类似的分析未能说服内华达州的一名地区法院法官,他在12月的判决中写道,驳回了川普竞选团队的诉讼,因为没有足够的信息说明数据是如何获得和使用的,以及“假阳性率会是多少”。

格雷厄姆的律师也有这些担忧。

作者写道:“霍尔姆斯发现,这种草率、霸道的肯定语气和不一致的情况使人失去资格。”他认为,这些备忘录“毫无意义”。

但直到亲川普支持者冲击了国会大厦后,格雷厄姆才在参议院发言时说:”算我没说。够了,够了。我一直在努力提供帮助。”

此后,他又回过头来,到Mar-a-Lago拜访川普,定期与他交谈,并说没有这位前总统,共和党“无法发展”。不过,据书中所述,他仍继续直接向川普提出批评。在今年夏天的一次电话中,他对川普的反复无常和对选民欺诈的关注表示遗憾,并告诉这位前总统,“你把你的总统职位搞砸了”。川普突然挂断了他的电话。格雷厄姆的一位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

在格雷厄姆与朱利安尼在西翼会面的同一天,李收到了一份来自白宫的两页备忘录,上面标有“保密和机密”。其中包括一个惊人的说法——副总统彭斯可以将选举权交给川普,因为有七个州向国会提交了对决的选举人名单,在现任总统和拜登之间分配。彭斯可以在1月6日将这些州放在一边,只计算其余各州的选举人,然后彭斯宣布川普总统连任。

这一结果是保守派法律学者约翰·伊斯特曼(John Eastman)设想的,他是这份题为《1月6日情景》的备忘录的作者,该备忘录是为《危险》杂志获得的,并由《华盛顿邮报》审查。

李知道决斗的选举人只是川普的忠实支持者在某些州提出自己,此举被作者描述为“社交媒体运动——一个没有法律地位的业余推动”。选举人通常受各州民众投票的约束;由于他们的总和为538人,因此需要270人的绝对多数才能赢得总统职位。

作者认为,这位曾为已故最高法院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做法律助理的参议员,对伊斯特曼(洛杉矶Chapman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的教授和克拉伦斯·托马斯大法官的前法律助理)流传这一理论感到惊讶。他在1月27日的在线全体会议上告诉选民,他对川普的法律团队仍有关于决斗选举人的理论感到困惑,于是他给一些相关州的官员 “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例如乔治亚州、宾夕法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他似乎提到了伊斯特曼的备忘录,但没有说出其作者。李的发言人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似乎没有人准备认证一个新的选举人名单。“在那个时候,我认为我们已经达到了这个过程的终点,事实上我们已经达到了。”李在市政厅期间说。

这位参议员还解释了他对宪法赋予国会和副总统在计算选举人票方面的有限作用的解释——这种解释与伊斯特曼的解释相冲突,他认为彭斯可以成为 “最终仲裁者”,要么指定川普为总统候选人,要么将此事提交给众议院。

伊斯特曼甚至预见到了《危险》所描述的“某些愤怒和对政变的担忧”。然而,在备忘录中,他将这些担忧斥之为:“当然是来自民主党的嚎叫…”

在他的备忘录到达李的四天后,这位法学教授于1月6日在白宫外向川普的支持者发表讲话。此后一周,查普曼大学宣布他立即从该校退休。

在给《邮报》的一封电子邮件中,伊斯特曼说他的备忘录只是“探讨了所有被提出的选择”。他补充说,最终,他给彭斯的建议是不要根据对决的选举人采取行动,因为“在那个时候,没有任何立法机构证明有替代的选举人名单”。伊斯特曼说,他建议副总统推迟认证,指出各州议员提出的反对意见——据《危险》称,彭斯曾探讨过这一举措,但并没有采取。

他说,伊斯特曼在1月6日的讲话是没有计划的,目的是“填补总统抵达时发言名单上的一个空缺”。

李则在1月6日国会大厦骚乱发生后一个月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说,川普发表的鼓励其支持者向国会大厦游行的讲话应该得到“赦免”(Mulligan)。

点击这里看原文:Lindsey Graham and Mike Lee personally vetted Trump’s fraud claims, new book says. They were unpersuadede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