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注射辉瑞疫苗后“病得很厉害”,称美卫生机构无视其痛苦

丹尼斯·赫兹(Danice Hertz),一位64岁的医生,在接种辉瑞公司的COVID疫苗后“病得很厉害”,她声称美国卫生机构无视成千上万的不良事件。

在接受儿童健康媒体网站The Defender的独家采访时,赫兹说如果她能回到过去,她就不会接种疫苗。

赫兹说,她一直在与许多卫生机构、医生和研究人员接触——包括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DC)、美国外科医生以及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和洛杉矶雪松-西奈医疗中心的医生,努力为她接种疫苗后遭受的神经系统伤害获得帮助。

赫兹告诉The Defender,有成千上万像她这样的人(被COVID疫苗伤害的人)正在遭受痛苦,需要帮助,但他们却被主流媒体和美国卫生机构忽视。与此同时,COVID疫苗的任务正在向数百万美国人推出,几乎没有任何关于风险的讨论。

赫兹是一位在10月退休的胃肠病学家,她在2020年12月23日注射了第一剂也是唯一一剂辉瑞公司的疫苗。赫兹说:“当时有机会得到这种疫苗,因为医院给每个医生都注射了这种疫苗。我不知道我是否需要回到工作岗位上,所以我跑去注射。不到30分钟,我就开始出现了不良反应。”

“我等了15分钟,你得到它后需要等待,我走到车里,我的脸开始燃烧,”赫兹说:”我开车回家5分钟路程,当我走进门的时候,我告诉我丈夫叫救护人员。“

赫兹说,在24小时内,她出现了神经系统症状,包括面部、舌头、头皮、胸壁和四肢的严重麻痹,以及震颤、抽搐、虚弱、头痛、耳鸣和不平衡。

赫兹说:”我的血压是186,超过127,我发现这是这些(疫苗)反应的特点。“

赫兹打电话给她的医生,并服用了苯海拉明和类固醇,以防她有过敏反应。第二天,她的脸变得完全麻木。

赫兹说:“我的整张脸感觉像是在燃烧——就像硫酸倒在了我的脸上。我的整个身体都有感觉,好像在震动。我感觉我的腰部有一个紧箍,胸部疼痛,呼吸急促,我在床上躺了七天”。赫兹随后接受了一位过敏症专家的治疗,该专家用类固醇治疗她,以防她对疫苗产生过敏反应。几周后没有任何改善,赫兹会见了雪松-西奈医院的首席神经科医生。

赫兹说:“我看了六位神经科医生,五位过敏症专家,三位风湿病专家,没有人有任何线索。”他们做了血液检查、皮肤活检、核磁共振等等,但没有发现任何问题。不幸的是,如果医生不知道你出了什么问题,他们就会和你分手,尽管这不是我的做法。”

点击这里看原文:Exclusive: Physician ‘Horribly Injured’ After Pfizer Vaccine Pleads With Top U.S. Public Health Officials for Help — and Gets None

美国 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