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病毒溯源一个很好的总结

关于武汉病毒针对什么而来,“中共病毒”这个名称已经讲明了这次瘟疫的目标。在天灭中共的大环境下,中共为了续命,极尽手段把水搅浑;经过一年多来的流氓推责宣传,本来很明显的事实却变得混淆不清了。

关于始发地和起源。仅就目前从各方披露出来的这些间接证据来说,武汉是武汉病毒的首发地。至于说发源,无论是神直接天降病毒到武汉也好,通过武汉病毒研究所和中共之手传出武汉病毒也好,修炼界看到,这次病毒是人的业力所致。

以下是朋友们帮助整理的关于病毒始发地的信息:

一、被曝光的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文件

2021年9月6日,美国新闻网站“拦截”(Intercept)公布称,依据美国《信息自由法》,从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得到了一份九百多页的文件,文件显示,从2014年开始,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NIH)通过总部设在纽约的非政府组织“生态健康联盟”,曾向武汉病毒研究所为一项名为“了解蝙蝠冠状病毒出现的风险”的项目提供拨款(金额为五十九点九万美元),从事改造蝙蝠冠状病毒的实验,从而使该实验室制造的冠状病毒致病性更强。而中共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曾益新此前曾否认武毒所曾进行过冠状病毒增益功能的研究。这个矛盾暴露出中共在隐瞒有关冠状病毒的重要事实,但并不能证明中共制造了冠状病毒。

二、武汉病毒研究所删除病毒数据库

2019年9月12日这天深夜,武汉病毒所病毒数据库和样本数据库突然下线。该数据库包含了采集自蝙蝠和小鼠的样本和病原体数据大约二万二千多个条目,而每个样本都包含了收集的动物种类、收集地点、病毒是否成功分离以及与其它病毒的相似性等关键信息。就在数据库下线的同一天,武毒所P4实验室发布了高达一百二十万美元的保安服务采购项目,显示武毒所突然出现了大量的安保需求。

三、武汉的突发性“新冠病毒”演习

2019年9月18日,武汉天河机场口岸突然举行了突发事件应急处置演习,这场演习一度被官方媒体普遍报导,湖北省委机关报《楚天都市报》在当日的报道中明确提到了“新冠病毒”。这说明中共知道新冠病毒的时间,不是在2020年1月,而是早于2019年9月18日。

四、有关军运会染病出尔反尔的说法

在2019年10月18日开幕的武汉军运会期间,有多达数十名运动员出现了类似冠状病毒的症状,而至少有意大利、巴西、瑞典和法国等4个国家通过病毒样本追溯性研究发现,他们各自追溯到的最早确定感染中共病毒的病例都在2019年11月。

一年多来,中美双方都在强烈质疑对方,美方认为是各国运动员从武汉带回了病毒到各自国家,而中共声称是美国运动员把病毒带入了武汉。但有意思的是,早在2020年2月,中共官方都还曾经公开辟谣,说5名患上传染病被集中收治在金银潭医院的外国运动员,都是患的疟疾,与武汉肺炎无关。

这些情况说明,武汉病毒出现在武汉的时间早于2019年11月,中共在隐瞒关于武汉病毒的重要事实。

五、武毒所事先申请相关专利

2019年11月15日,武汉病毒实验室的科学家设计了一种止血带式的装置,用于包裹因为实验室事故而流血的手指。专利申请明确指出,这个工具是为“当医务人员或生物安全实验室人员意外暴露,特别是伤口”而设计的。直白的说,这种工具是为防止感染类似新冠病毒这种致命病原体设计的。中共对外通报的第一批病患是在2019年年底,而武汉实验室申请这个专利是在2019年11月15日。说明在11月15日之前,武汉实验室已经在设计这种工具了。这说明武汉病毒实验室也在隐瞒关于新冠病毒的重要信息。

六、石正丽的自相矛盾

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病毒专家石正丽,因为多年来致力于蝙蝠病毒研究,外加同国际顶级病毒专家的合作,成果颇多,因而被外界称为“蝙蝠女”。有些人认为,通过公开发表的资料,可以看出石正丽不仅拥有了将病毒基因序列合成的能力,而且还能做到“无痕”修改病毒。具备这种能力的人在全世界的病毒专家中屈指可数。然而就是这样的顶级专家,在这次事关全球公共卫生和生死的问题上,却多次自相矛盾。

1、2020年12月,石正丽接受BBC采访时表示,武毒所的数据库下线关闭是因为武毒所员工的工作和私人邮箱遭到了黑客攻击。但在2021年1月26日,她回复关于数据库问题的邮件中,她的说法变成了数据库因为“在COVID-19大流行期间”(COVID-19是武汉冠状病毒的代称)受到网络攻击而关闭。

这里自相矛盾的地方是,数据库关闭时间是2019年9月,可是,按照中共官方的说法,第一个中共肺炎病例是在12月8日才出现,9月份根本不存在“COVID-19大流行”。

2、石正丽多次声称,军方人员从未与武毒所有过任何合作。但仅是官方信息就显示,武毒所病毒学实验室学术委员会以及新发传染病中心科委会中,都有军方人员名列其中。而且石正丽本人于2012年,就在中共“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的项目中与军方微生物专家有过合作。

3、2020年8月,石正丽接受党媒CGYN采访时声称,中共军方的生化武器专家陈薇绝对没有接管武毒所,但实际上国内媒体一度报导过陈薇在2020年1月对武毒所的接管,而且美国高层官员向国会提供的证词显示,陈薇实际上早在2019年底就已经接管武毒所。

这些是否说明,武汉病毒研究所在刻意隐瞒关于新冠病毒在武汉的情况?

七、中共疫苗的生产日期

从常识上看,一般疫苗的研制,都需要至少一两年的时间才能完成。中国疾控中心流行病学首席专家吴尊友在接受访时也表示,疫苗的研制,要经过三期的临床试验,因此最短也需要六个月的时间才能证明疫苗是有效的。然而,中共军方在2020年3月18日发布消息称,军方已经成功研制出疫苗;仔细查看疫苗的照片,上面写着的生产日期却是2020年2月26日,如果往前推六个月,等于是军方早在2019年8月就已经开始研制疫苗了。

八、其它要素

1、目前被公认与中共病毒具有同源性最高的几款病毒,无一例外都是中共独家拥有的毒株,全世界其它任何地方都没有发现;
2、详细的病毒树记载表明,各国发现的最早病例的基因序列,都是武汉最早公布病毒序列的后代;
3、如果病毒是海外输入到武汉的,那么海外疫情的集中爆发理应比武汉要早,但事实恰恰相反,世界各国疫情爆发都比武汉晚很多;
4、包括哈佛与波士顿大学的专家通过对武汉市中心各大医院停车场的卫星图像进行的研究发现,2019年9-10月期间,有五家围绕在武毒所附近的医院达到了两年半时间内相对日汽车量的最高峰,而这个高峰恰与武汉地区在同一时段使用百度搜索“咳嗽”与“腹泻”出现的搜索量高峰相契合。这说明有一种与中共肺炎(新冠肺炎)相似的疾病曾经在9~10月期间在武汉流行。

结语

2020年1月23日武汉封城,是武汉病毒在武汉蔓延了至少一个月之后,掩盖不住了,才发生的。此后的情况大家都看到了,武汉病毒传播到世界各地,至2021年9月15日,全球染疫死亡人数已经超出四百六十七万,其中还未包括中国大陆的实际死亡人数。

对于我们珍惜生命的人来说,与其听视生命为草芥的中共撒谎和鼓噪,不如用这宝贵的时间尽快找到真相、让自己和家人远离灾祸。

点击这里看原文:武汉是武汉病毒的首发地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