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书《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揭秘:五眼联盟曾为病毒溯源设置情报陷阱

五眼联盟的外长们故意在一条不安全的线路上讨论关于他们调查Covid-19大流行病起源的高度机密情报,以衡量截获电话的中国当局的反应。

《澳洲人报》(The Australian)报导,1月初,时任美国国务卿的迈克·蓬佩奥与包括澳大利亚外交部长玛丽斯·佩恩(Marise Payne)和时任英国外交大臣多米尼克·拉布(Dominic Raab)在内的五眼伙伴主持了这次通话,讨论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科学家在2019年11月感染了Covid-19的情报,即疑似零号感染者。

根据关于大流行病起源的新书《武汉到底发生了什么》,在一次复杂的情报行动中,五眼电话是保密的,但它被故意放在一条公开的线路上,因为知道中国政府可能会窃听这一电话。

“让他们听到你的声音,然后听他们的反应。让他们知道你知道了,看看在系统中会产生什么反响,”一位资深人士说。

第二个消息来源说:“任何有能力收集任何通信的人都可能知道它正在发生,特别是中国人。”

构成“五眼电话”主题的情报还包括将中国军方与武汉病毒研究所联系起来的信息,甚至表明该实验室一直在进行秘密军事项目。

“五眼”是美国、澳大利亚、英国、新西兰和加拿大之间的情报共享协议。

在电话中,拉布对蓬佩奥公布这一信息深表感谢。佩恩参议员也支持解密,主张透明度高于保密性。

“自由世界希望美国能够领头而不是叩头,”一位熟悉电话的高级消息人士说。

虽然外交部长们同意解密情报的决定,但在情报界的一些高级人物中却出现了严重的反驳,他们拒绝接受将这些信息推入公共领域的想法。

“蓬佩奥解密情报的决定受到了质疑,(美国)情报界的部分人士并不同意,”一位五眼联盟的消息人士说。

美国在亚太地区的最高外交官大卫·史迪威说,这是他们需要努力克服的一个障碍:“我们必须让情报界同意释放一定程度的细节,使人们相信实验室泄密理论是有道理的,同时又不损害情报来源和方法。”

该情报在通话后不到两周,即2021年1月15日就被解密。

它的重要性在于它将病毒起源的线索直接引向了武汉研究所。

蓬佩奥坚信这些实验室工作人员是全球大瘟疫的第一群感染者,他说他们表现出了Covid-19的典型症状。

他说:“根据我所看到的一切,这是第一个感染群“,”我没有看到任何证据表明,除了这个地方还有别的感染群。我洗耳恭听,看看是否有任何证据提出……相反的东西。“

部长们预计解密情报将产生戏剧性的效果,改变关于大流行病来源的说法,并指出武汉研究所是可能的、甚至是很可能的爆发源。他们预计这一罕见的爆炸性举动会引起重大反应,即公开与位于武汉市中心的实验室有关的绝密信息,该实验室收集了世界上最大的冠状病毒。

五眼的部长们普遍感到失望——当情报最终被公布时媒体对此的关注却很少。它在很大程度上被美国正在发生的事件所掩盖——国会山的骚乱和前总统川普指控的选举欺诈。

《澳洲人报》首先报道了有关这一情报的细节,这些细节尚未解密,包括生病的武汉研究所的科学家身体不适,被送进医院。报道说,这发生在2019年11月。

前国家情报总监约翰·拉特克利夫(John Ratcliffe)说,工作人员实际上是在一个月前,即2019年10月生病的。

公开报道的情报是拜登在今年5月宣布对此事进行新调查的关键催化剂。该调查发现,实验室泄漏和人类与受感染动物的接触都是对大瘟疫开始的合理解释,而情报界仍然存在分歧,对其评估信心不足。

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