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cker Carlson本周做了紧急手术,被注入芬太尼止痛,之后继续上节目

周一早上,Fox新闻网名嘴塔克·卡尔森(Tucker Carlson)发生紧急情况,导致他在本周晚些时候接受紧急背部手术。根据Motherboard获得的录音,他说:”这是我一生中发生过的最痛苦的事情之一,有史以来。

到底是什么事情让他如此痛苦还不清楚。福克斯新闻发言人说:“塔克·卡尔森昨天做了紧急背部手术,但还是做了节目。他感谢所有收看和密切关注的人。”但在周三晚上播出他的《塔克-卡尔森之夜》节目之前,卡尔森(据说他不喝酒也不吸毒)在片场向他的制作团队详细讲述了他的经历,并表示,由于他接受了静脉注射芬太尼和其他强力止痛药的治疗,他现在对美国的阿片类药物危机有了更深的理解。

卡尔森是美国收视率最高的新闻主持人,一个具有巨大影响力的人物,正如他在录音中所说,他的团队“改变了美国政治”。因此,他对阿片类药物造成的痛苦的新发现具有潜在的巨大意义。

“那是我生命中最紧张的经历之一,”卡尔森说。“他们今天早上告诉我,我到那里的时候,用了这么大剂量的Dilaudid,这比吗啡更厉害,我呼吸困难。”(Dilaudid是一种强大的阿片类止痛药。) 把我吓坏了。根本没有任何效果。然后整个晚上,我躺在那里,护士终于把我的Dilaudid的剂量增加到每八分钟就打一次,就像中了枪。就像咣当一声,感觉它击中了我,但它对疼痛根本没作用。”

虽然他身上发生的任何事情都发生在周一早上,但他在接下来的三个晚上,包括周二的选举之夜,基本上都是正常播放。

不管是什么情况,他星期二睡得很不好。

”我昨晚简直一秒钟都没睡,我他妈的吃了那么多药,“他说:”这就像,更多的毒品,更多的毒品。”“我不知道有无法治疗的疼痛”。

他说,这种无法忍受的疼痛在他接受手术后结束了,但在他被注射多个疗程的阿片类药物之前。

他说:“今天早上他们给我注射了芬太尼,但这并没有治愈它——他们给我静脉注射芬太尼。他们还给我注射了各种其他的东西。我当时想,‘好吧,来吧’。然后当他们给我注射丙泊酚时才结束,我就睡过去了。然后我醒过来,我就想,我感觉完全好了。我没有吃过一片安非他命。”

卡尔森说,如果可以的话,他永远不会再服用阿片类药物,他发现最有趣的是药物对他的精神的影响。

“我以前内心有这种恐惧感,我后来没有了,”他说:“我不是在吹牛,我没有这种感觉了……我想这就是我成功的原因,因为我就是不害怕。”

“那是超级深刻的。我是在20年前的这个月遇到飞机失事后,就没有过这种(恐惧的)感觉了。我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我总是说‘是的,我要死了,我不在乎’。我是真的不在乎。但昨晚我就像,‘哦,该死’。恐惧(又来了)——就像焦虑。有焦虑症的人,这就是我的感觉。而且是来自那些药物,它们熄灭了你内心的精神,它们让你觉得你在逃避,你在躲避。它是他妈的如此深刻。我躺在床上,身上脏兮兮的,枕头上还有狗玩具,但这并不影响我。而我不是那样的人。就像我是一个他妈的–现实生活中,我每天都会洗床单。我是那种人。我每天都洗澡。”

卡尔森最近将长期以来根深蒂固的芬太尼危机归咎于总统拜登,他在看完这篇报道后,对阿片类药物对普通人的影响有了新的认识。

“我对(一位同事)说了这个事儿,”卡尔森说:“他有如此深刻的反应。他说,’这就是为什么缅因州所有的房子都不干净,而且前面的草坪上有玩具。因为人们在服用芬太尼,他们在服用阿片类药物,他们已经失去了尊严,失去了自尊。那个让你超级紧张的东西,当你看着你的房子,你会说,‘啊,百叶窗需要油漆。妈的’。也许你粉刷它们,也许你不粉刷,但它困扰着你,因为你有尊严。那已经消失了。所以你会想,‘哦,我的枕头上有一个被嚼了一半的生皮玩具?好吧! 躺在那里吧’。我不像那样生活。你到过我家吗?我们不是疯子,但我们是有秩序的人,因为我们有自尊心。”

当一名制作人员表示惊讶时,卡尔森很快就会在节目中解释,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的结果标志着美国政治的重新整合,他继续解释他对美国生活的新见解。

“我只是觉得那是发生在我身上最有趣的事情。这甚至不是说我活下来了,这甚至不是关于我的,而是关于它对人们的影响。这就像如此他妈的有趣。它符合——它解释了我们周围所看到的很多东西。就是缺乏尊严。还有那种奇怪的驱动力,你不得不说:‘这个顺序不对,应该是这样的。你知道吗?它灌输了这种不关心的思想。”

为了说明关爱,他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我不在床上吃东西,因为我不是一个该死的动物。”故事的结尾是一只狗在他身上吐出了火腿。

点击这里看原文:Tucker Carlson Pumped Full of Fentanyl, Emerges With New Understanding of the Opioid Crisis

美国 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