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尔街日报》:美国公司不顾国家安全蹭中国芯片热,加大力度投资中国半导体公司

《华尔街日报》的一项调查发现,美国公司及其在华分支机构正在加大对中国半导体公司的投资力度,帮助中国政府争取芯片行业的主导地位,并使华盛顿为保持美国在这一关键技术领域的领先地位所做的努力付之东流。

根据纽约智库荣鼎集团(Rhodium Group)应《华尔街日报》的要求对交易数据进行的分析,从2017年到2020年,美国风险投资公司、芯片行业巨头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了中国半导体行业的58项投资交易,比前四年的数量多了一倍以上。

《华尔街日报》对分析公司PitchBook Data Inc.的数据进行的单独审查显示,主要的芯片公司英特尔(Intel Corp.)是积极的投资者之一,支持一家现在名为Primarius Technologies Co.的中国公司,该公司专门从事美国公司目前领先制造的芯片设计工具。

除此之外,《华尔街日报》发现,硅谷风险投资公司红杉资本(Sequoia Capital)、光速创投(Lightspeed Venture Partners)、经纬创投(Matrix Partners)和红点创投(Redpoint Ventures)设在中国的分支机构自2020年初以来至少对中国的芯片行业公司进行了67项投资。

虽然许多交易的投资金额没有披露,但《华尔街日报》发现,这些投资者参与了为中国芯片初创企业筹集数十亿美元的融资回合。

在美国和中国为主导他们认为对未来地缘政治优势至关重要的技术而进行的竞争中,这一投资浪潮正触及一个爆发点。半导体支撑着从手机和汽车到人工智能和核武器的一切,自去年以来,它们在全球范围内一直处于短缺状态。

对这一连串的交易感到震惊,华盛顿的一些官员和立法者正在考虑填补监管方面的空白。国家安全顾问杰克·沙利文在7月的一次演讲中说,拜登政府正在“研究美国对外投资流动的影响,这些投资可能会规避出口管制的精神,或以损害我们国家安全的方式增强我们竞争对手的技术能力”。

北京正在全力以赴、大量补贴地推动芯片的自给自足,而美国国家安全官员和行业顾问说,美国的投资正在协助这一推动。中国的国务院和工业和信息化部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以中国为重点的研究和咨询公司Horizon Advisory的联合创始人Nathan Picarsic说:“这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资本对挑选赢家很重要。”

总的来说,投资于中国芯片行业的美国公司表示,这些交易与他们的国内投资相比是小巫见大巫。英特尔投资(Intel Capital)(这家芯片制造商的风险投资部门)表示,其在中国的投资还不到旨在支持其业务和产生回报的全球投资组合中的10%。

红杉和红点表示,这些中国交易是由其在中国的公司完成的,独立于硅谷办事处,并来自独立的基金。光速公司通过一位女发言人拒绝发表评论。Matrix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华盛顿试图阻止中国的进步,近年来对用于制造芯片的软件、设备和其他技术的出口实施了更严格的控制,并制定了新的政策和计划,花费数十亿美元来加强美国在半导体制造和设计方面的优势。

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官员已经与鲍勃·凯西(Bob Casey)和约翰·科尔尼(John Cornyn)两位参议员的助手会面,其中一位助手说,他们正在发起一项立法,以甄别美国的对外投资以及将关键供应链和科技产业资源离岸转移到中国和俄罗斯等对手那里。

该法案旨在审查目前不在出口管制或外国在美投资委员会范围内的对外投资,该委员会是一个机构间小组,负责审查与美国公司的交易是否存在国家安全问题。

凯西先生在一份声明中说:“长期以来,企业利益集团优先考虑他们的底线,而不考虑更广泛的美国经济或我们的国家安全。”

据另一位国会助理说,包括美国商会和美中贸易理事会在内的商业团体正在游说反对凯西·科尔尼法案。

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的一位发言人说,“对出境资本流动的监管在美国250年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目前的出口管制足以保护国家安全。美国商会没有对评论请求作出回应。

与此同时,北京正在转向制造更先进的芯片,重点关注中国薄弱而美国占主导地位的半导体供应链领域,如用于设计和测试芯片的电子设计自动化(EDA)软件工具。

2020年8月,中国国务院升级了一套突出EDA软件公司的财政激励措施,提供多年的慷慨减税。

中国的分析师和技术投资者说,这种几乎有保障的政府支持的前景正在吸引美国公司。他们说,一家芯片初创企业几乎肯定能够得到政府的资助,以提高其估值并加速其增长,或者至少使其不至于倒闭。

研究公司荣鼎集团的合伙人Thilo Hanemann说:“中国的半导体行业是一个产业政策驱动的泡沫”。他指出,美国半导体工业协会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2020年新成立的中国半导体公司数量将超过22000家,比前一年增长200%。

荣鼎发现,2020年,美国风险资本家和其他私人投资者参与的中国芯片行业交易数量达到了历史最高的20宗。自2017年以来,平均每年有14至15笔交易——这段时间美国政策制定者开始试图阻止中国投资美国芯片公司或购买其产品。根据荣鼎的数据,在此前的四年里,美国对中国投资更加开放,每年有五到六笔这样的交易。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华登国际(Walden International)是中国半导体领域最多产的美国投资者之一。数据显示,在2017-20年期间,它对中国芯片公司进行了25次投资,参与了荣鼎跟踪的总交易的40%以上。

华登国际的高管们没有回应置评请求。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华登国际在中国的董事总经理Hing Wong暗指中美关系紧张,称“各种地缘政治事件的影响事实上加速了中国半导体公司的升级”。荣鼎分析的数据主要是在中国进行股权投资的美国本土实体。它不包括国家安全官员认为相关的其他类型的投资,如美国风险投资公司在中国的分支机构的投资或美国有限合伙人对中国基金的捐款。

《华尔街日报》发现,自2020年以来,红杉资本的中国部门已经对中国的芯片部门公司进行了至少40项投资,其中包括一些旨在建立美国希望保持其领先地位的先进技术。根据PitchBook,这些交易包括对MetaX集成电路(上海)有限公司和摩尔线程智能技术北京有限公司的投资。这两家中国公司都专注于图形处理单元,这是一种用于训练人工智能的芯片技术,美国公司Nvidia Corp.在这方面占主导地位。

红杉资本的一位女发言人说,红杉的每一个投资单位都在不同的地区进行投资,它们有一个独立的团队,在红杉品牌下独立做出投资决定。

红杉资本中国基金支持的初创企业正在炫耀他们得到大资助公司的资助,并暗示投资将被用于推进北京的科技目标。MetaX的创始人兼CEO 陈伟良(Chen Weiliang)在上个月的一次演讲中说,该公司正在与政府和其他方面合作,“帮助我们国家摆脱对外国高性能芯片的依赖”,根据该公司在微信社交媒体服务上的账户。

在摩尔线程的微信账户上发布的一篇寻求求职者的帖子说,在2020年10月启动的短短100天内,它从红杉资本中国基金等投资者那里筹集了数十亿元人民币,其“核心成员主要来自Nvidia”和其他顶级美国科技公司。

MetaX的一位女发言人要求《纽约时报》从这篇文章中删除所有关于该公司及其CEO的内容。Moore Threads公司没有回应评论请求。

国家安全专家和对中国有研究的风险投资家说,像红杉和光速这样的公司不能把自己与中国的同行割裂开来。他们说,中国的初创企业因其在美国的关系而寻找这些备受瞩目的公司,而投资于中国基金的有限合伙人往往包括美国投资者。红杉和其他公司的中国基金也可以在运营专业知识、与美国客户的关系和其他资源方面倚重其美国旗舰公司。

纽约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中国主权财富基金前高管温斯顿·马(Winston Ma)说:“这些(投资公司)都是大品牌”,“更多的是红杉总部的魅力,而不是红杉中国(分部的魅力)”。

热门 美国 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