鲜为人知的病毒溯源挑战者:美国亚裔科学家曾昱嘉(Alina Chan)及其新著《病毒:新冠肺炎溯源》

美国亚裔科学家曾昱嘉(Alina Chan)和英国科学作家马特·雷德利(Matt Ridley)合著的《病毒:新冠肺炎溯源》(Viral: The Search for the Origin of Covid-19 )周二(11月16日)在美国上市。曾昱嘉接受美国之音专访时表示,她确信中国政府不会喜欢这本书,但她希望有更多人可以阅读这本书,了解病毒从哪里来,如何才能找出源头。

从质疑病毒人畜共患自然传播的爆炸性论文,到被其他科学家指为宣扬实验室泄露的“阴谋论者”;从接获暴力威胁信件、被中国媒体指为“种族叛徒”,到2021年病毒溯源潮流逆转、成为调查病毒源头有影响力的专家,32岁的曾昱嘉现在麻省理工和哈佛的布罗德研究所(Broad Institute of MIT and Harvard)做博士后研究员。 

她对美国之音表示,她与雷德利在写作时,“几乎从头到尾只是想为读者提供有关野生动物贸易和病原体研究两方面的事实。”但最新披露的事实证明,武汉及世界其他地方与武汉合作的科学家们,“曾对自然界中发现的 SARS病毒进行基因修改,这些修改有时会使实验室里的动物更具传染性、更危险。” 

该书说,有关病毒源头的辩论一直假定持实验室泄露理论者必须拿出证据,即负有举证责任。但该书认为,目前发现的众多实例已经将举证责任转移到了自然溢出论者。 

这些实例包括:新冠病毒最近亲属RaTG13(一种从云南墨江矿洞发现的与新冠病毒有96.2%近似度的蝙蝠病毒)由科学家带到武汉、对2012年云南墨江矿工6人被蝙蝠病毒感染3人致死事件的故意混淆和误导、疫情爆发约一年后披露出武汉病毒所拥有的来自该矿的其它8种类似新冠病毒、22000个条目缺失的数据库,武汉的病毒搜集、冠状病毒基因工程和动物感染实验的长期记录、科学家对病毒进行改造的成功与失败的记录,以及至今没有发现任何人畜共患中间宿主。 

“这些因素可能还不能证明实验室泄露假说,但是它们已经非常明确地破坏了自然溢出论作为默认假说的地位。”该书得出结论。 

实验室泄露并非不寻常 

该书有一章专写“实验室泄露”。讲到疫情早期,北京一家研究所的一名资深科学家在实验室工作时感染了新冠病毒。一些美国病毒学家是这位科学家的前同事,其中一位在电邮中写道,“实际上我非常关切实验室人员被感染新冠病毒的可能性。” (该信由“美国知情权”组织披露,电邮日期为2020年2月14日) 

该书详述了萨斯病毒在2003年到2004年期间,分别从新加坡、台湾和中国实验室泄露的多起事件。“不管哪个国家,只要你在做那种危险的研究,总会有机会(泄露)。” 曾昱嘉说。“我们撰写这些故事是为了帮助人们了解,即使你拥有最高生物安全级别的实验室,也一定会犯人为的错误。” 

曾昱嘉因为在2020年5月发表了新冠病毒可能有着预先已经适应在人类传染的某种特性,质疑当时作为主流看法的病毒通过动物宿主自然演进理论,因而遭资深科学家斥责其不够资格作此结论,并被戴上“阴谋论者”帽子,而且还因其华裔血统被中国一家媒体指为“行为肮脏”、是“种族叛徒”。 

“中国政府不会喜欢这本书” 

曾昱嘉说,她可能不得不在出书后隐姓埋名以求自保。“我知道我处于危险之中,就像我写这本书,包含了很多会冒犯和威胁很多当权者的事实。我确信中国政府不会喜欢这本书。”她说。“但我觉得做这项工作并尽我所能进行调查、写一本书对我来说更为重要,这样使尽可能多的人可以读这本书,让他们了解这个病毒是从哪里来的,我们现在需要做什么才能找出它的源头。” 

曾昱嘉说,2021年全球新冠病毒溯源潮流大逆转出现,首先由于世卫-中国研究新冠病毒溯源小组得出的完全不符合实际的结论:“实验室泄露极不可能”以及“病毒可能源于冷冻食品”。 

“他们(科学家)看到了,他们再也不能容忍了。” 曾昱嘉说。“当世界卫生组织作出这个可怕的结论时,他们决定公开说不,认为我们需要进行确实的调查,世卫组织这样做是不可接受的。 我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大的动力。 然后一旦科学家站出来说了,其他人就开始觉得当然可以这样说了。” 

今年5月,曾昱嘉跟其他17位顶尖科学家联署了一封信发表在《科学》杂志上,呼吁对自然溢出和实验室起源两种可能性都进行调查。 

“我们需要表现出跟武汉人民一样的决心和勇气,他们是第一批甚至献出了生命来告诉我们有关这种病毒真相的医生和记者。”曾昱嘉说。 

该书用一章来描述武汉吹哨人的工作和勇气。“里面有武汉的医生,武汉的记者,还有公民记者,他们不是专业记者,他们告诉人们武汉正在发生的事情。” 曾昱嘉说。“他们中一些人被送进监狱,一些人被迫签署供词,一些人只是为了分享武汉发生事情的真相而遭酷刑,真是太可怕了。” 

喜忧参半的溯源前景 

曾昱嘉对新冠病毒溯源的前景喜忧参半。她认为世卫组织新建立的溯源小组是“换汤不换药”。“我们看到了很多人,他们要么称实验室起源理论为阴谋论,要么又是有经济利益冲突的人。” 

但她同时也对病毒溯源前途表示乐观,“总有一天我们会找到答案,” 她说。“我相信至少有一些人掌握着病毒来自哪里的证据。”她说。“也许今天他们不放心告诉我们,也许再过 5 年、10 年,或 50 年,但最终会有人告诉我们。” 

点击这里看美国之音对亚裔科学家曾昱嘉的专访实录。

热门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