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残忍的小狗实验,福奇办公室被愤怒和威胁电话所淹没

安东尼-福奇被许多愤怒的信息和威胁所淹没,以至于在10月下旬,他的助理放弃接听电话达两周之久。就在他和拜登政府的其他官员准备为幼儿接种疫苗的时候,这位美国病毒学专家在36小时内接到了3600个电话。

据熟悉这些电话的四名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官员称,这些电话大部分来自于一种病毒性的虚假说法,即福奇领导的机构“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资助了一项医学实验,将小猎犬困在装满病沙蝇的网笼中。24名国会议员签署了一封两党信件,对该机构资助狗的医学研究提出质疑,这使愤怒情绪更加强烈。

“你这个毫无价值的垃圾,你应该被关进监狱。折磨动物!”在《华盛顿邮报》获得的15封语音邮件中,有一位来电者说:“我想把你带到沙地上,把你绑起来,让你的屁股上都是跳蚤。”

在这场大流行中,福奇一直是一个有争议的人物,部分原因是他与川普(特朗普)总统在口罩和反对未经证实的病毒治疗方面发生了公开冲突。但是,据三位NIH官员和四位高级政府官员称,最近几周骚扰和威胁的激增迫使他的机构的工作人员花费大量时间来驳斥错误信息,并努力解决安全问题,他们和其他一些接受媒体采访的人一样,不愿公开姓名。

兼任美国总统拜登的首席医学顾问的福奇在接受《邮报》采访时说:“以荒谬的指控和赤裸裸的谎言为形式的不断骚扰,使我和我的工作人员在抗击19型病毒大流行的工作中更加困难。对我的这种攻击,对一个非政治性的科学家来说显然具有政治色彩,我觉得对整个科学领域来说是危险的,(显示)人们如何试图恐吓科学家。”

愤怒的浪潮源于一个鲜为人知的动物权利组织“白大褂废物项目”(White Coat Waste)的活动。该使人们注意到由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资助的五项实验,其中一些实验导致动物被安乐死。该组织的创始人和主席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共和党特工,大多数董事会成员和一些高层工作人员曾为共和党国会议员或倾向于共和党的组织工作。

关于小猎犬研究的资金的错误说法,是在突尼斯进行的研究。最初,研究人员在7月下旬在一份科学杂志上发表论文时,将NIAID列为资助方。该杂志于10月26日发布了一份更正,称这是一个错误。

但据研究网络信息流的加州非营利组织未来研究所(Institute for the Future)的研究主任杰夫-杨(Jeff Yang)说,到10月28日,“Fauci”和“puppies”已经被贴到网上,在五天内被分享或回应了37.5万次,导致潜在的数十亿次浏览。川普长子正在销售“福西杀死小狗”的T恤衫和连帽衫。#FauciLiedDogsDied在推特上成为潮流。8kun等右翼平台上充斥着将福奇塑造成一个疯狂的、杀害小狗的科学家的帖子。

随着攻击的升级,白大褂废物发表声明说,它只专注于动物研究,并不对福奇关于该流行病的任何政策采取立场。“要明确的是:在大多数公共政策和问题上与福奇博士‘肩并肩’是100%可能的,”该组织在一份声明中说:“但在小猎犬实验问题上与他‘脚对脚’。”



分类:美国

标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