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军方文件披露:确有病毒功能增强研究

美国著名的调查媒体“真相工程”(Project Veritas)在1月10日(周一)晚间披露出令人震惊的美国军方文件,这些文件涉及新冠病毒(COVID-19)的起源、病毒功能增强研究、疫苗、新冠潜在治疗方法被压制,以及白宫高级科学顾问福奇博士涉嫌隐瞒真相的内容。

“真相工程”获得的文件来自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的一份报告,该报告被隐藏在一个绝密的共享驱动器中。

DARPA是美国国防部下属的一个机构,负责促进具有潜在军事应用的技术研究。

“真相工程”披露,这份报告是由DARPA的前研究员、美国海军陆战队少校约瑟夫.墨菲(Joseph Murphy)写给美国国防部监察长的单独报告

这份报告指出,“生态健康联盟”(EcoHealth Alliance)于2018年3月与DARPA接洽,寻求资金支持他们进行蝙蝠传播冠状病毒的功能增强(gain of function)研究。

“生态健康联盟”向DARPA提出资金申请的项目提案叫“拆雷项目”(Project Defuse),但是这个提案被DARPA拒绝了,理由是出于安全考虑,并且认为该项目违反了暂停功能增强研究的基础原则。

根据“真相工程”获得的文件,“生态健康联盟”在被美国军方拒绝后,继续得到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所属的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NIAID)的支持,在中国武汉和美国多个地点继续开展病毒功能增强性研究。

NIAID的所长是现在美国总统拜登的白宫高级科学顾问安东尼.福奇(Anthony Fauci)博士。

福奇博士在美国国会听证会上一再宣誓声称,NIH和NAIAD都没有参与“生态健康联盟”计划的病毒功能增强研究。但是根据“真相工程”获得的上述文件,DARPA确凿地将“生态健康联盟”提案中的研究归类为“功能增强”研究,并且这也是DARPA拒绝“生态健康联盟”提案的原因。

在DARPA给“生态健康联盟”的拒绝信中提到:“该提案没有提及或评估功能增强(GoF)研究的潜在风险。”

此外,墨菲少校的报告中还详细说明了对很多相关问题的极大关注,如新冠病毒(COVID-19)的功能增强研究计划、文件的隐瞒、抑制潜在的治疗药物(如伊维菌素和羟氯喹),以及mRNA疫苗。

关于这些文件及其被保密的方式,“真相工程”联系DARPA,并与DARPA的通讯主管贾里德.亚当斯(Jared Adams)进行了交谈,亚当斯回答说:“这对我来说听起来很不正常,如果某些文件存放在机密环境中,那么它应该被适当地标记。我一点都不知道有没被标记的文件存放在机密空间中。”

“真相工程”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和调查记者的詹姆斯.奥基夫(James O’Keefe)向DARPA提出了一个基本问题:

“谁在DARPA做出了要隐藏原始报告的决定?他们本可以向五角大楼、白宫或国会发出危险警报,这本可以阻止这场整个大瘟疫,现在已经导致全球最少540万人死亡并给数亿人带来巨大痛苦和苦难。”

“真相工程“也向福奇博士发出了置评请求,但是没有回应。

点击这里看原文:美军方文件披露:确有病毒功能增强研究

热门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