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杰:维多利亚两大小说名著“有问题”

西方极左的政治正确病毒,入侵文化生活,历史人文科目首当其衝。

除了许多生前曾经蓄养奴隶的西方领袖人物和探险家,铜像遭到文革式的毁坏,英国一些大学的文学系,也开始自我审查。

在曼彻斯特城外的沙尔福大学(University of Salford)英语文学科,校方通知:白朗蒂的“简爱”(Jane Eyre)和狄更斯的“远大前程”(Great Expectations),这两本小说内的部分情节,可能会引起学生“不安”。

因为这两部小说,详细刻画了维多利亚时代穷人阴暗的生活,包括孤儿院的虐待,童工工厂裡的不人道,贫民窟的生活,悲惨的现实,会令 21 世纪今日的大学生看了,情绪受到困扰。

这两部小说面世的时候,正是英国工业革命后资本主义迅速发展,贫富悬殊最尖锐之际。社会现实是一回事,大学生阅读,不应有如三岁小孩一样,或某国的民族玻璃心,情绪动不动就受到触动,声称要看心理辅导。

“简爱”的故事,其实是讲述一个女孤儿成长为家庭女教师,克服种种艰难险阻,与她倾慕的僱主罗彻斯特终成眷属的故事。

当时的女子缺乏经济实力和社会关係,渴望恋爱的心声无从宣达。而“简爱”以激情发出争取女权的呐喊,一度遭到评论家谴责,称简的叛逆“反基督”、不符合其下层身份,然而一百多年来一直被视为爱情故事的典范、女权宣言中的典范。

本来就有左翼的反抗思想,今日却遭极左审查。若是小说情节引起不安,又岂止这两本?狄更斯的“双城记”,讲述法国大革命恐怖时代,遍地屠杀,好人不得好报,坏人气燄嚣张。而且狄更斯虽然是自由派知识分子,却抹黑左派的史诗法国大革命,请问这部小说要不要加以导读指引,甚至下架?

中国的古典文学如“水浒传”,也有大量残酷情节,包括武松杀害潘金莲,作者以非常细緻,近乎人体解剖的笔法,描写开心剖腹的屠杀过程。“西游记”也有唐僧多次被妖精捕捉,搭开蒸笼,生火准备烹食。凡此种种不人道场面,都会令读者和大学生感到“不安”。

从前这等审查,只限于有视觉画面的电影,但遍及文字世界,证明局势恶化。

“玻璃心”在极左价值横行的世代,无形之手到处规管,只会愈来愈玻璃,愈来愈感受到迫害。沙尔福大学本身不以文科著称,但如此开头,牛津剑桥恐怕会跟进。

至于香港,幸好城市陷入病毒感染的危机,所谓知识分子没有时间再在课程中审查“右翼”内容,因为许多大学教授自己也被清洗了,可谓不幸中的小幸。

评论随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