忧中共趁火打劫,俄乌战争之际美仍视印太为“优先战区”

据美国之音报导,乌克兰战火纷飞之际,美国依然没有松懈印太地区的防务安全,派遣高官前往亚洲访问。五角大楼官员近日纷纷强调,美国需要加强和印太盟友的防务关系,从乌克兰战争吸取教训,帮助台湾提升自卫能力。

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拉特纳(Ely Ratner)和国务院东亚暨太平洋事务助理国务卿康达(Daniel Kritenbrink)3月11日到12日访问东京,与日本外务省北美局长市川惠一、防卫省防卫政策局长増田和夫共同主持美日2加2安全咨商委员会安全小组会议,讨论美日同盟现代化与强化联合能力。

中国欲趁火打劫,主宰印太?

拉特纳星期三(3月9日)在国会众议院军事委员会一场有关印太安全的听证会上强调,印太区域仍是美国的首要战场(priority theater),中国是步步紧逼的挑战(pacing threat),台湾则构成步步紧逼的严峻情势(pacing scenario)。

“印太地区面临着越来越多的安全挑战,特别是来自中国。中国采取了更加胁迫性、更加专断的方式,来推进其威权利益。” 拉特纳说。

无独有偶,同一天稍早澳大利亚国家情报局局长安德鲁·希勒(Andrew Shearer)也在一场商业峰会上发出警告,中国企图主导印太地区,以此作为取代美国成为世界头号强国的基地。

美国国防部印太安全事务助理部长拉特纳表示,为了应对中国的挑战,美国还在优化相关的军事力量,包括具有杀伤力的联合部队,能够在一定范围内打击敌方部队和系统。

“除了这些,我们正在印太地区建立一个有战斗力的部队态势,努力建立一个更加分散的、致命的和坚韧的前沿态势,这对解决我们在该地区面临的所有挑战至关重要。”

与此同时,美国白宫11日发布声明称,美英两国本周就印太问题举行高级别磋商,分别由美国印太地区协调员坎贝尔(Kurt Campbell)和英国副国安顾问夸里(David Quarrey)率领,双方决心扩大和深化在该地区的结盟与合作,迎接与中国系统性竞争的挑战,继续执行印太战略和印太倾斜(Indo-Pacific tilt)政策。

钱纳尔:印太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可低估

中国外交部长王毅本周在两会上控诉美国“印太战略”其实是企图搞印太版“北约”。这与普京反对北约东扩的战争借口遥相呼应。

澳大利亚智库珀斯美国-亚洲中心(Perth USAsia Centre)的印太防务政策资深研究员钱纳尔(Hayley Channer)对美国之音表示,美国和盟友从乌克兰战争学到的主要教训就是,要为常规战争的爆发做好准备。

“当我们专注于印太地区的‘灰色地带’战术(gray-zone warfare)、网络和贸易胁迫的时候,很不幸,常规战的可能性也不能低估。我们也许要为此做好心理准备。”

澳洲国立大学(ANU)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德卡尔夫(Rory Medcalf)在彭博社的专访中表示,除了台湾,该地区的军事冲突引爆点还包括东中国海、南中国海、中印边界、朝鲜半岛。不过印太版“北约”的可能性不大,该区域非常广阔,众多中小型国家的能力和利益很难趋同,具有共同防御义务的正式联盟难以持续。

朝鲜今年正在进行一系列创纪录的武器试验。美韩联合司令部司令凯麦雷(Paul LaCamera)在周三的听证会上指出,朝鲜的核武器和导弹试验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内部政权。美国有足够的情报、监视和侦察(ISR)系统,但是由于南北韩之间复杂的军事协议,该系统的放置和使用(placement and access)构成了挑战。

尹锡悦于周三当选韩国总统,此前他承诺会对朝鲜采取强硬立场,提倡减轻对华依赖,希望加入“四方安全对话”(Quad) 。

凯麦雷表示,中国和韩国存在广泛的经贸联系让人担忧,“中国是打算在美韩之间制造裂缝,不战而胜吗?”。

除了中国与朝鲜,多位美国议员表达了对印度拒绝在联合国投票谴责俄罗斯的关切。

不过,拉特纳对美印关系保持乐观,他指出,印度正寻求俄罗斯以外的多样化的军备来源、从美国购买武器,并且进行本土化生产。

“当印度在边境面对中国挑衅时,美国迅速为其提供力量和情报。我们当时在努力改善信任和防务关系。那是一个‘决定性时刻’。这不仅仅是关于印度准备好支持美国,美国也准备好支持印度。” 拉特纳说。

钱纳尔指出, 印太战略最大的挑战就是执行成本高昂,美国公众和政府几乎不会愿意用自己的资源来匹配印太战略的雄心。

“比如,美国知道为了建造一个自由、开放的印太区域,个体国家需要建立内在韧性。从实践上看,这意味着改善经济和赚取收入来支撑国家机构、军队和基础设施。这些都需要钱和时间。 ”

她举例说,在基础设施上,美国和澳大利亚、日本发起了“三国基建投资伙伴计划”(Trilateral Partnership for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以应对中国的“一带一路”。但是过程非常缓慢,因为关键基建可以花费数十亿,并且很难说服私营部门在发展中国家开工。

中俄若结盟,会否危及印太安全?

澳大利亚国家情报局局长希勒在3月9日的演讲中,除了点明中国在印太地区的企图,也将中俄关系形容为“令人不安的新战略靠拢”,威胁自由民主秩序。

对此,珀斯美国-亚洲中心资深研究员钱纳尔认为,中俄经济水平相差甚远,俄罗斯的战略重心在欧洲而非印太,两国合作空间有限。

“中俄都寻求支配各自的领域,并且要求美国和国际社会的尊重。这就是两国利益的起点和终点:中俄是截然不同的国家,有着不同程度的国力。中俄唯一可能进行的‘合作’就是同时向美国及其盟友施压,制造一种双重麻烦。那样的话,现在似乎是夺取台湾的好时机。不过希望乌克兰战争的教训可以让中国不敢这么做。”

美国印太司令部司令约翰∙阿奎利诺(John C.Aquilino)3月9日在国会听证会上指出,中俄关系目前只停留在权益联姻(marriage of convenience),如果升级成为条约同盟(treaty alliance),将令人非常担忧。

美国国防部助理部长拉特纳也认为,中俄短期内不会形成条约同盟,但中国暗中支持俄罗斯的入侵,在国内审查反俄言论。如果中国绕过国际制裁、对俄罗斯提供经济援助,或者给予任何军事援助,将令人极为忧虑(extremely concerning)。

去年三月,美国前海军上将菲利普·戴维森(Philip Davidson)在国会作证时,做出中共会在六年内犯台的预测。

阿奎利诺周四(3月10日)在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举办的另一场听证会上说,习近平要求在2027年之前提前完成军事现代化,种种迹象表明时间线在不断缩短,他的力量在增强、耐心在减少。

“我无法预测(中国)攻台日期。我只知道现在要做好准备。”

阿奎利诺希望习近平可以从俄乌战争汲取三大教训,那就是非法入侵会带来巨大的生命损失、经济代价和持续的国际谴责。

钱纳尔认为,究竟乌克兰战争可能会遏制还是刺激中国攻台,尚不明朗,中共党内可能也有分歧,美国此时放弃战略模糊未必是好事。

“有人认为,美国应该放弃对台战略模糊并且画出红线,比如说明确罗列出中国对台湾采取什么行动会引发美军的回应。然而,这不能保证改善局面。美国和盟友可能无法阻止中国用武力夺取台湾。现在美国和盟友最能做的最有用的事情,就是向印太区域提供比中国模式更加有吸引力的替代选项,打赢影响力战争。”

热门 美国 台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