堕胎意见书泄露后,美保守派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成了瞩目焦点

保守派大法官塞缪尔·阿利托(Samuel Alito)在周一晚间推翻罗伊诉韦德案的意见书草案泄露后,正在接受新的审查和批评,在华盛顿引起了一场风暴。

2006年被确认为最高法院法官的阿利托,在其职业生涯的大部分时间里,与他更突出的保守派同事克拉伦斯-托马斯法官和已故安东宁-斯卡利亚法官相比,一直处于次要地位。

但现在他正大张旗鼓地进入国家的意识,被反堕胎权利的保守派誉为英雄,被民主党人谴责为恶棍,说他是受个人政治议程驱动。

“我认为他将成为一个家喻户晓的词,”追踪最高法院的自由派倡导组织 “美国之路”(People for the American Way)负责政策的执行副总裁玛吉-贝克说。

“如果这个决定成为最终决定,法院的大多数人将首次剥夺50年来被承认的宪法自由。她补充说:”这就是问题的核心所在。

民主党人及其自由派盟友的愤怒最近一直集中在托马斯身上,因为他的妻子金妮-托马斯被披露曾敦促川普(特朗普)白宫幕僚长马克-梅多斯继续争取推翻2020年的选举结果。

但现在他们的愤怒和注意力正迅速转移到阿利托身上,他是法院反对堕胎权的带头人。

民主党人已经开始动员起来,将阿利托描绘成一个脾气暴躁、议程驱动的大法官,自从16年前他被确认进入高等法院之前,就一直死心塌地地要推翻1973年确立妇女堕胎权的里程碑式的裁决。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查尔斯-舒默(Charles Schumer)的前高级助手布莱恩-法伦(Brian Fallon)说,他现在是从事最高法院相关问题工作的进步团体Demand Justice的执行董事,”阿利托可能是法院右翼派别中最危险但最不出名的强硬派。”

他说:”阿利托是一个真正的信徒,极其尖锐,对在他的司法意见中注入意识形态和党派目的毫不含糊”。

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迪克-德宾(Dick Durbin)在十多年前的确认听证会上对阿利托提出质疑,他说这位大法官对罗伊的敌意甚至在2006年就很明显。

“我认为他的逻辑非常薄弱。堕胎这个词没有出现在宪法中,因此不应该作为一项宪法权利被认真对待,我认为这是一个可怕的前提,”德宾说。

在回应意见草案的语气时,德宾说:”我不相信这将是最终的意见。”

“他说:”它是赤裸裸的,它是厚颜无耻的,它使用了我没有想到会在最高法院的决定中找到的术语。”对于我们这些有机会与他见面并有机会投票反对他的人来说,这并不奇怪。……这并不奇怪。”

阿利托在确认听证会上被当时的参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阿伦-斯佩克特(Arlen Specter)追问,他在1985年担任里根时代的司法部律师时曾表示,他不认为宪法为堕胎权提供依据。

阿利托承认,”从我1985年的有利位置来看,我在1985年的想法是正确的”,但他保证他将能够 “以开放的心态 “考虑未来对罗伊的挑战。

民主党人说,阿利托的意见草案直截了当地断言 “罗伊从一开始就是极其错误的”,其推理 “异常薄弱”,是由一位带着斧头来处理这个问题的法官写的。

“参议员蒂姆-凯恩(Tim Kaine)说:”我认为他的语气就像他很久以来一直想把这件事说出来一样。

他说:”对50年来一直依赖的东西如此不屑一顾,不仅是妇女,而且是所有人–看在上帝的份上,至少要有一点谦虚。

民主党人认为,根据阿利托的推理,其他未列举的权利,如同性婚姻权、避孕权和隐私权,都有可能受到威胁。

凯恩说:”这不仅是对罗伊诉韦德案50年的广泛攻击,也是对第14条修正案的整个概念的广泛攻击,而第14条修正案在加入时从根本上改变了美国宪法,令人震惊。

弗吉尼亚州民主党人针对阿利托的说法,即堕胎的权利不受第14修正案的正当程序条款的保护,因为它不是一项深深扎根于国家历史的基本权利。

民主党人说,把过去50年罗伊诉韦德案授予的堕胎权视为历史上的一个小插曲,从根本上说是与美国人的态度脱节。

上周进行的华盛顿邮报-美国广播公司新闻调查发现,54%的美国人认为应该维护罗氏案,而只有28%的人支持推翻它。

热门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