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尔·盖茨、索罗斯砸钱数百万美元,联手打击马斯克

两位著名的左派亿万富翁向一些声称马斯克对民主构成威胁的组织输送了数百万资金。盖茨和索罗斯自由派亿万富翁、巨额捐款者乔治·索罗斯资助了至少五个组织,这些组织在一封现已公开的信中声称,马斯克对推特的预期收购“将使边缘化社区保持沉默并受到威胁,并撕裂民主的脆弱结构”。

开放社会基金会的记录显示,从2016年到2020年,索罗斯向那封信背后的五个团体提供了总计高达391.5万美元的资金。这五个团体(NARAL Pro-Choice America、Free Press、National Hispanic Media Coalition(NHMC)、Access Now和UltraViolet)都支持各种激进的事业,包括堕胎、审查制度和反女性性别意识形态。

Breitbart新闻网5月23日报道,另一位自由派亿万富翁比尔-盖茨(Bill Gates)资助了一个黑钱基金,为这封反马斯克信的26个签名者中的11个提供资助。信中呼吁推特广告商“追究(马斯克)的责任”,并向该平台施压,以维持对“当选人物”(Elected Figures)的禁令。

总而言之,索罗斯和盖茨的资金至少流向了三个相同的反马斯克、反自由言论的组织:NHMC、NARAL Pro-Choice America和Free Press。

索罗斯资助的这五个团体都在其网站上明确支持堕胎。而且这五个团体中至少有三个发表了反自由言论或反马斯克的新闻稿。根据2021年的年度报告,索罗斯资金的最大接受者–支持堕胎的激进组织NARAL Pro-Choice America–自豪地利用其超过1400万美元的资产来推动全民堕胎。一个左派媒体影响团体“自由新闻”从索罗斯那里获得了162.5万美元,呼吁将前总统川普(特朗普)的COVID-19听证会贴上“骗局”的标签,并在一篇题为“让川普再次远离推特”的帖子中抨击川普和马斯克。

从索罗斯那里获得95万美元的全国西班牙裔媒体联盟提倡“拉美人”这样的醒目用语,并发表了一篇题为 《埃隆·马斯克接管推特威胁到我们的民主》的文章。自称是“自由媒体”的组织Access Now从马斯克那里得到了69万美元,并在一份标题为《有钱能使鬼推磨》的新闻稿中提出了阻止他与Twitter交易的理由。Twitter的金融支持者必须利用他们的力量来减少马斯克收购的风险”。而激进的女权主义团体和反马斯克信的标题签署者UltraViolet,从索罗斯那里获得了45万美元,在其网站上称最高法院的泄密是“噩梦般的情景”,因为这可能标志着支持堕胎的罗伊诉韦德案(1973)裁决的结束。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那些致力于瓦解美国言论自由的团体显然毫无顾忌地接受了世界上最有影响力的左派政策传播者之一乔治·索罗斯的资金。

InfluenceWatch报道说,妇女游行组织是反马斯克信的另一个签署者,2003年也通过一个中介组织MoveOn.org从索罗斯那里获得了250万美元。

热门 美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