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美国中期选举:可能决定参议院命运的六场关键选战

(BBC)在你的日历上圈起11月8日吧:美国又要开始投票了。

这次中期选举是要争夺美国国会的控制权,包括35场参议院选举,将会决定在上院将是由谁说了算。

现在的参议院在两党中间呈现50-50的均势,但由民主党人掌握着控制权,因为他们能够请求副总统投下打破平局的一票。

只要共和党人能颠覆哪怕一个由民主党控制的席位,就将再次获得阻挠乔·拜登(Joe Biden)政策事项的权力。

这里是一份指南,看看六个值得关注的州份,以及那里将要上演的戏码。

乔治亚州

在2020年大选之后,这个传统的南部保守州份的两场爆冷胜出,令民主党人取得了参议院的控制权——而乔治亚州这次可能会再次担当关键角色。

当时的其中一个胜者是53岁的拉斐尔·沃诺克(Raphael Warnock),得益于非裔美国选民的高投票率,他成为该州史上第一个黑人参议员。这一次,共和党人也提名了一个黑人候选人,就是60岁的赫歇尔·沃克(Herschel Walker)。

这两名男候选人均出身寒微,但是他们所走过的历程——以及他们如今的政见——却是再迥异不过。参议员沃诺克是一名浸信会布道者,从马丁·路德·金教堂的一名资深牧师开始一步步声名鹊起。沃克则是一名美式足球传奇人物,被他的一个老朋友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引诱到选战当中了。

沃克的选战一直被一系列不时出现的个人丑闻所困扰,然而保守派选民却似乎很喜欢他将功补过的请求,还有他对自由派政策的拒绝。

沃诺克希望他保护堕胎权和投票权的政纲会启发自由派,但是高通胀、经济增长缓慢和总统乔·拜登的低民望正对他微弱的优势带来威胁。

如果两名候选人都未能得到50%的支持——这因为有第三党派自由意志党候选人参选而成为可能——那么就将在12月6日再进行一场“两轮投票制”的选举。

宾夕法尼亚州

在这里,势均力敌的选战已成为常态。最近的两次总统选举在这里的胜负差别都不过1%,而这一次参议院选举也可能会斗到最后一刻。

或许,这就是为什么一切变成如此个人化的原因,又或者是因为那些人超乎寻常的个性。

53岁的约翰·费特曼(John Fetterman)是名有纹身的身高6尺8寸(2米)的哈佛毕业生,后来成为小城镇的市长。他通常穿短裤和帽衫。这个进步的民主党人曾保持着遥遥领先的优势,直到他在几个月前突发中风,使得他要用隐藏字幕的技术来帮助他回答问题。

他的共和党对手迈哈迈特·奥兹(Mehmet Oz)——电视观众对他最熟悉的是《欧普拉脱口秀》(Oprah Winfrey Show)里的“奥兹医生”(Dr Oz)——则对这一点大加利用,屡屡向他提出公开辩论的挑战,甚至还指费特曼如果“这辈子吃过一块蔬菜”就不会生病。

作为回应,费特曼阵营则在社交媒体上喷这名著名心脏科医生,说他是从新泽西过来的政棍,兜售无效奇迹疗法的小贩,甚至说他是杀狗的人。

系好安全带吧,这场选战的最后阶段还会有更多刺激。

内华达州

这是另一场被专家称作“抛硬币”的竞选,因为它目前太过势均力敌,难以预测。

民主党参议员凯瑟琳·科尔特斯·马斯托(Catherine Cortez Masto)在2016年胜选进入国会,成为美国史上第一个拉丁裔参议员。现在她被看作今年最岌岌可危的候选人——而拉丁裔选民可能会帮忙终结她争取连任的机会。

民主党人在近年一直在拉丁裔选民中间失势,一部分是因为很多人更偏好在堕胎和移民问题上的保守政策。但是破坏性最大的还是经济不景气——这在所有族群当中都是最重要的问题。内华达州高度依赖拉斯维加斯和雷诺的财富,在全球大流行疫情下受到的打击尤其严重。

共和党人正希望选民惩罚当权的政党。如果选民这样做的话,那么44岁的亚当·拉克索尔特(Adam Laxalt)就可能继承他曾任参议员的父亲和祖父的轨迹。他有特朗普为其背书,也支持前总统没有根据的指控,认为2020年的大选胜利是被窃取了。

俄亥俄州

这个州在连续两届总统大选中都坚实地将票投给了共和党人,于是这一次选举本来不应该像现在这么势均力敌的。

民主党人提名了49岁的蒂姆·莱恩(Tim Ryan),一个在众议院担任了10届的议员,还是2020年的总统参选人。

共和党人则提名了J·D·凡斯(JD Vance),一个38岁的风险投资人,他因为2016年由畅销回忆录改编的网飞(Netflix)电影《乡下人的悲歌》(Hillbilly Elegy,《绝望者之歌》)而获得广泛的名声。

曾经是所谓“特朗普黑”(Never Trumper)的凡斯,现在却是热烈地拥护特朗普——用前总统的话来形容就是:“J·D在拍我的马屁,他太想得到我的支持了!”

这名政坛新手在选战路上跌跌撞撞,而曾经挑战众议院议长南茜·佩洛西(Nancy Pelosi,裴洛西)领导地位的莱恩一直在给他压力。

共和党团体正在用额外支出来保持着凡斯在选前最后几周的希望,在选举广告中抨击他的对手,指他是全力支持他们眼中民主党激进政策的假“温和派”。

凡斯有可能胜选,但是他不得不为此付出一些汗水。

亚利桑那州

关于2020年大选的各种阴谋论,在这个大峡谷州份的扎根程度是再牢固不过了。

共和党参议院候选人、36岁的布雷克·马斯特斯(Blake Masters)公开宣传所谓的“大谎言”,指特朗普其实是赢了的,但选举胜利被窃取了,其他关键位置的候选人也一样。

自称为“美国优先保守派”的他以民族主义为主战场,强烈地批评科技巨头,反对美国支援乌克兰,甚至还呼吁设立联邦比特币(Bitcoin)储备。

寻求守住民主党控制席位的是马克·凯利(Mark Kelly),一名前太空总署(NASA)的飞行员。他的妻子、国会议员加比·吉福兹(Gabby Giffords)在2011年被枪击中头部,险些丧命。

这对夫妇在过去十年一直致力于枪枝控制的活动倡议,而此期间吉福兹则在缓慢地恢复她的阅读、说话和走路的能力。但是参议员凯利在这个边境州份的非法移民问题上却是采取保守态度,否认马斯特斯说他支持“开放边境”的说法。

主要的共和党团体一直避免在这个州的选举中花大钱,一部分是因为马斯特斯阵营所拥护的边缘学说,而凯利自夏天以来就一直保持着领先。

威斯康辛州

这是另一个尖锐对立的州份,竞选胜负往往以微薄的优势决定,而民主党在选举周期的初段将这场竞选作为他们最重要的目标。

参议员朗·约翰逊(Ron Johnson)承诺在第二任期之后退休,令党内各个战略家垂涎三尺,后来他又改变主意,因为“这个国家太危险了”。

这名67岁的共和党人投票反对确认拜登在2020年的选举胜利,谈化美国国会山的骚乱,甚至还曾建议用漱口水杀死冠状病毒。

但是共和党人却声称,民主党提名的35岁候选人曼德拉·巴恩斯(Mandela Barnes)才是持极端立场的人。他们指出威斯康辛副州长过去与极左运动有关联,这些倡议包括提议停止资助警察和撤销关押非法移民的机构。

巴恩斯已经寻求将主要焦点放在约翰逊的反堕胎立场上,但是目前势头是在共和党人一边。



分类:美国

标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