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和党候选人杨金赢得弗吉尼亚州州长选举,新泽西州还在计票

共和党人格伦·杨金(Glenn Youngkin)周三一大早就被确定赢得了弗吉尼亚州州长竞选,他利用关于学校和种族的文化战争,将前总统川普(特朗普)的铁粉与足够多的郊区选民联合起来,成为十几年来第一位赢得全州职位的共和党候选人。

据美联社报导,现年54岁的杨金击败了民主党人特里·麦考利夫(Terry McAuliffe),标志着这个在过去十年中向左转的州发生了急剧变化,乔-拜登总统在2020年以10个百分点的优势夺得了该州。就在该党感受到这一损失的刺痛时,新泽西州的民主党州长菲尔·墨菲(Phil Murphy)在拜登以15个百分点的优势赢得连任的努力中几乎陷入僵局。

这些选举是拜登上任以来对选民情绪的第一次重大考验,表明选民的挫折感越来越强。他们还强调,随着川普下台,民主党人不能把他们的信息集中在反对他上。这些结果最终表明,民主党人在未来一年可能会很痛苦,因为他们要努力维持国会中微弱的多数地位。

他们把新的焦点放在了国会民主党人迄今为止无法通过拜登的大规模国内政策立法上,尽管目前还不清楚这次失败是否足以让他们采取行动。

共和党人的情绪则是高涨的。

“这是弗吉尼亚州前所未有的团结精神,”杨金在华盛顿以西约25英里的尚蒂伊酒店宴会厅对欢呼的支持者说。当午夜过后比赛结束时,扬声器里响起了摇滚经典AC/DC的“Thunderstruck”(雷鸣)。

麦考利夫在周三上午的一份声明中正式认输,并对杨金的胜利表示祝贺。

他说:“虽然昨晚我们落败了,但我感到自豪的是,我们在这场竞选中为我们深信不疑的价值观而奋斗。”

作为政治新手,杨金能够利用民主党核心选民对多年来被视为必胜的选举的明显冷漠,以及对拜登和经济日益增长的失望情绪。他成功地将前弗吉尼亚州州长、民主党全国委员会主席、比尔和希拉里·克林顿的密友麦考利夫描绘成政治家精英阶层的一员。他还抓住了麦考利夫晚期的一个失误,他在辩论中称家长在制定学校课程方面没有发言权。

也许最重要的是,杨金在一项曾让他之前的几十位共和党人感到棘手的任务中取得了胜利:吸引川普的基础,同时也吸引那些被前总统的分裂行为所排斥的郊区选民。

在竞选期间,杨金表示他支持“选举诚信”,这是对川普关于2020年总统选举被窃选的理论的颔首,同时也关注教育和商业友好政策。他从未与川普一起参加过竞选,成功地推翻了麦考利夫将他比作川普克隆人的竞选策略——民主党在加州州长罢免选举中也曾试图采取类似的策略,即将对手描绘成川普克隆人,以挑起反川选民的情绪,尽管川普在那次选举中也未出面给任何共和党候选人站台。

这种做法可以为共和党人在未来以大量民主党人或独立选民为特点的竞选中提供一个模式。

周二,在美国其他地方的市长选举也很重要,有助于塑造美国一些大城市的领导层。民主党的前警察局长埃里克·亚当斯在纽约获胜,波士顿的选民选出了市议员吴米歇尔,她是该市第一位女性和亚裔市长。辛辛那提市将迎来其首位亚裔市长阿夫塔布·普雷瓦尔。

明尼阿波利斯市的选民否决了一项旨在全面改革该市警务工作的投票倡议,乔治·弗洛伊德在2020年纪念日被一名白人警察杀害,引发了几代人以来最大的反对种族不公正的抗议浪潮。该倡议将用一个公共安全部取代警察部队,负责采取 “全面的公共卫生”方法来维持治安。

在新泽西州州长的竞选中,现任州长墨菲试图成为44年来第一位连任的民主党人。但共和党挑战者杰克·西塔雷利(Jack Ciattarelli)的表现出乎意料的强劲,他的竞选议题包括税收和反对大流行病的口罩和疫苗接种的规定。由于选票仍在统计中,这场比赛还为时过早。

但是,在这个淡季的选举中,没有任何一场比赛像弗吉尼亚州的州长竞选那样受到全国的关注。该州有大片受过大学教育的郊区选民,他们在左右国会和白宫控制权方面的影响力越来越大。

杨金曾是凯雷集团(Carlyle Group)的联合首席执行官,6英尺6英寸的瘦长身材曾使他成为莱斯大学篮球队的后备前锋,他将大量的个人财富投入到竞选中,花费超过5900万美元。杨金喜欢穿羊毛背心,他试图削减一个和蔼的郊区父亲的形象。

杨金自信地在一个保守的平台上竞选。他反对该州两年前通过的一项重大清洁能源任务,并反对在大多数情况下堕胎。

他还反对口罩令和强迫疫苗令,承诺扩大弗吉尼亚州有限的特许学校,并禁止批判性种族理论,这是一个学术框架,其中心思想是种族主义在国家机构中是系统性的,其功能是维持白人的主导地位。最近几个月,它已成为学校中关于种族和美国历史的任何教学的一个包罗万象的政治流行语。

麦考利夫试图通过强调堕胎来激发民主党人的热情,谴责德克萨斯州一项基本禁止堕胎的新法律,并警告说杨金将寻求实施类似的限制。

杨金没有公开讨论堕胎问题,一位自由派活动人士在录像中拍到他说,这个问题在竞选期间无法帮助他。他说,如果选举获胜,该党就可以在这个问题上“开始进攻”。

虽然麦考利夫借助了包括前总统奥巴马和前乔治亚州州长候选人斯泰西·艾布拉姆斯(Stacey Abrams)在内的众多全国性民主党人的明星效应,但杨金在很大程度上是靠自己的力量进行竞选的,因为他的竞选纲领都是对该州选民很重要的民生问题。

事实证明,杨金在转移麦考利夫将他与川普和这位前总统的分裂性政治风格联系起来的努力方面也许是最成功的。

民意调查显示,麦考利夫在9月底的一次辩论中说,他不认为“父母应该告诉学校他们应该教什么”,此后的竞争更加激烈。这促使杨金就这句话投放了数百个电视广告,并将重点放在他自己的承诺上,即逆转学校课程的“去美国化”,并彻底改革有关变性学生和学校厕所的政策。

上周,竞选出现了一个特别激烈的转折,杨金在广告中介绍了一位母亲和共和党活动家,她在八年前领导了一项努力,禁止在教室中使用诺贝尔奖获得者托尼·莫里森(Toni Morrison)的普利策奖小说《宠儿》。那是一个有关黑奴杀死自己的孩子,又被孩子的幽灵缠绕的僵尸还魂的故事。

麦考利夫指责杨金吹响了“种族主义的狗哨”,但杨金说,弗吉尼亚州的父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利害关系——全美的父母也都知道。这表明,在明年和未来的选举周期中,利用家长的积极性可以为共和党发挥作用。

“美国正在关注弗吉尼亚州,”杨金在结辩时说:”美国也需要我们为他们投票。”



分类:美国

标签:, , , ,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注销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